豪门小老婆 > 第二卷:小妈咪 > 新婚小夫妻似的

第二卷:小妈咪 - 新婚小夫妻似的

所属目录:第二卷:小妈咪      发布时间 : 2021-10-28
咪乐|互动|直播|平台 她指出,传统“侨乡”大多形成于中国的边缘地域,但伴随着一代又一代乡民行走于中国乡村和异国它乡之间,形成了一个特殊的群体,锻造了一种特殊的、源于乡里民间的跨国文化,并进而成为某一地域长期延续的小传统。

  想了想,林梦带着笑,两只手犹如妖娆的藤蔓般缠住了容凌的脖子,在对上他的讶异的时候,自顾自甜笑着,香唇靠近了他的耳朵,吐气如兰。

    “容凌!”

    软软一声,差点让人的骨头都要酥掉了。容凌用很怪异的眼神看着她,眼看着她的耳朵尖略略有了些粉红,他觉得玩味了起来。这个笨笨的小女人,打算施展美人计吗?这大概是有求于他吧?!

    果真,她娇娇媚媚地开了口。

    “容凌哪,那个何雅,你以后……不要再和她来往好不好?!”

    他深深地看着她。她越发将他搂紧,娇嫩的唇瓣近乎是贴着他的唇的,双眼也是略略祈求地望着他。

    “我不喜欢她,你不要和她来往了!”她撒着娇,发着小脾气。

    他依然用那种深沉的眼神看着她,仿佛她在施展什么阴谋似的。她咬咬唇,豁出去了,大声道:“好吧,我承认,我吃醋,我嫉妒她。你不要和她再来往了,她根本就是对你有所图,我不喜欢看到她和你在一起!”

    他伸手,抚摸上她的脸,动作很轻柔,可是吐出来的话,却一点都不温柔。

    “不行,那是我朋友!”

    “可你这个朋友让我很不高兴!”

    “那你可以当她不存在!”

    “这根本就不可能!”

    “梦梦,别这么任性,我有交朋友的权利,不可能因为你不喜欢,就选择和别人不再来往!”

    “可她是不一样的!”

    他顿住。

    她咬着唇,猛地凑了过去,在他的唇上亲了一下,大声地继续说道:“她是不一样的!”

    “一样的!”他深深地看着她,修长的手指缓缓地抚平着她紧绷的嘴角。

    她的眼里流过愁苦,气恼不已。低下头,她控诉地很是无力:“不一样,就是不一样。你……在让我伤心!”

    他心里流过异样的感觉,看着她这张巴掌大的小脸,有些不忍,却不可能在这个女人面前败的丢盔弃甲!

    “梦梦,说过的,我需要一个明面上的女朋友,而你,不适合!”

    于是,所有的谈判都回到原点!

    她看着这个心冷硬的像是石头的男人,终究还是失望了。她缓缓地收回了那原本亲密地环绕着他脖子上的手。这份抽离,是她的态度!

    算了……

    连开口都有些懒了,她只在心里低语了一声。

    他却一把抓住了她的小手,拽着她,不让她抽离。

    “梦梦!”他突然很是亲密地亲了一下她的小嘴,只贴了一贴,就离开了。亲密的,犹如他和她已经是老夫老妻般:“我给你一个承诺,还是那半年之期,在此以内,你什么时候不再是阮夫人,我就不再和何雅来往!”

    总得需要一点甜头,才能让她加速摆脱那段胡闹的婚姻吧!这是容凌心里打的好算盘,一举两得!

    林梦眯了眯眼,开始仔细地思考他这话的涵义,半晌,她的双眼蓦然一亮,嘴角不自觉地扬起了欢快的笑容。

    这个男人坐于高位,自然是一诺千金的,他既然这么说,那么将来某一天必然是要兑现的。他说了不再和何雅来往,那也必然是真的。这依然是有期限的,不和她的预期相符,基本上是不值得特别高兴的,但是林梦却听出了这句话的弦外之音,那就是,容凌和何雅,可是说断就断的关系!

    这能说明什么?!

    “嘻嘻……”林梦忍不住窃笑了起来。这说明啊,何雅根本就没什么大不了的!或许,还真是她想多了!

    “这可是你说的!”林梦笑着,亲密地重新环住了容凌的脖子,亲密地拿娇嫩的脸蛋儿蹭着他的脸,撒着娇。

    “这下满意了吧?!”容凌调侃着,瞧着她那一副欢喜的模样,心里竟也觉得酥酥软软的,也有一种想笑的冲动!

    她“嗯”了一声,不过却说道:“基本上算是满意吧!”

    “得了便宜还卖乖!”他不客气地训斥:“休想得寸进尺!”

    她不理会,嘻嘻笑。甜美的笑声,渐渐让他没了脾气。

    他觉得自己大概会被她给溺死!

    可就是没法推开她!

    这个倚靠在他身上、柔若无骨的小妖精,就这般被她依恋着,他生不出推开她的力气!

    两人一起去接了小佑佑,又见了严老爷子,最后领着很是兴奋的小家伙出来了。小家伙今天被表扬了,所以走路都有点飘着的。严老爷子怕小家伙这些日子玩疯了,所以特地抽了春节的一天假期,让小家伙过来习武,自然,重头戏是要检查小家伙这些日子有没有把功课给落下。最后的检查结果,自然是让严老爷子满意的。他也不想一想,他老子是容凌,能让自己的儿子差了嘛!之前是啊义在那盯着小家伙,这些日子容凌他又是亲自出马,小家伙自然没有过不了关的道理。

    因为是春节,严老爷子家也是客人不断,亲朋好友齐聚一堂,可爱又大方的小佑佑立刻受到了很多人的喜欢,然后就收到了很多礼物。

    小家伙欢快地说着今天的事情,一张小嘴吧嗒着,就没停过。等车子开到半途,小家伙才拍了一下自个儿的额头,喜滋滋地从袋子里掏出了一个包装精美的巧克力。

    “这是一个阿姨从H国带回来的巧克力哦,总共就六盒,就给我了一盒哦。师父家的好多小朋友都没得到呢!”

    小家伙显得很是得意,一副臭屁地不得了的样子,看得林梦怎么都掩饰不住笑意。自己的孩子受别人的喜欢,怎么都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情。

    圆圆的巧克力,一个又一个地镶嵌在透明的、铺着黑丝绒的心型盒子里,看上去就很高档的样子。

    “给妈咪一个!”

    小家伙笨拙地撕开了包装纸,打开盖子,扒拉出来一个巧克力球,撕开包装纸,笑眯眯地往林梦的嘴里送。林梦含笑,张开嘴,咬了过去。

    小家伙睁着纯净的黑眼珠,甜滋滋地看着林梦:“妈咪,好吃吗?!”

    “好吃极了!”林梦鼓着腮帮子,重重地点了点头。

    小家伙立刻像只老母鸡似的咯咯笑,小手立刻又掏出一个巧克力球,剥开纸,伸长小胳膊往容凌够去。

    “这个给叔叔!”

    容凌一直分神听那母子俩在那叽里咕噜,心情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放松感。大概是因为这两人是他最亲的存在吧。从后视镜里看到小家伙给林梦喂巧克力,不知怎么的,就有点眼红。这下看小家伙这样,心里才有些平衡了。不过,却是开口警告道:“小心点,别摔了!”

    他这是在开车途中呢!

    林梦闻言,立刻把小家伙给按住了,“佑佑,让妈咪来!”

    小家伙手短、胳膊短,怕是够不到容凌的。接过小家伙递过来的巧克力球,林梦略略倾身,白嫩的手指捏着巧克力球,往容凌的嘴边送。只是因为前后座角度的关系,巧克力最终被容凌给吞进去的时候,林梦的指尖也被吞了进去。

    那擦过唇瓣的触感,灼热的让她心跳有点加速。她猛地小脸飞红,立刻缩回了手。

    小家伙没注意到这一幕,天真无邪地问容凌:“好吃吗?!”

    容凌大有深意地透过后视镜,看着林梦,邪魅地低笑:“很好吃!”

    却仿佛意有所指!

    林梦的脸就更红了。有一种暧昧的东西,开始在两个大人之间流淌,只有小家伙一无所觉,眯着眼,往自己嘴里也塞了一颗。

    “唔……”小家伙享受般地眯起了眼,大大的眼睛弯了起来,笑得像只小狐狸:“好好吃哦!”

    这才冲垮了大人之间的旖旎,两个大人都被他的这小模样逗地各自笑开!

    小家伙吃完了一个,却是不吃了!林梦觉得奇怪,因为看得出来,小家伙对巧克力的喜爱。

    “佑佑,怎么不吃了?!”

    小家伙盖上了盖子,小手指着那一个个的巧克力球,很是认真地说道:“唔,这个是要给二叔的,这个给三叔,还要给三婶一个,这个给四叔……”

    他一一说着,竟然是把容凌的几个兄弟都给说遍了,甚至没落下啊真!

    “一共十个,我都算好了!”

    小家伙喜滋滋地看着林梦,纯真地道:“算作过年礼物,嘿嘿……”

    小家伙竟然能忍着口腹之欲,想着别人,林梦立刻被感动晕了,抱着小家伙,一脸欣慰。就连容凌,都有些动容。等到了苏武庄,见到小家伙忍着口水,很是慎重地把那盒巧克力摆在了他的床头,仿佛就此可以抵制住吃的诱惑似的。容凌立刻掏出手机,很不客气地一一点名,让他的几个兄弟晚上务必要过来一趟!

    “什么事啊?!”俞旭大大咧咧地问,手里的游戏人物正厮杀地爽着呢,短时间内不太想动弹!

    “我儿子忍着不吃,给你留了颗巧克力,你就是断了腿,爬也得给我爬过来!”

    这话说的可是重了!

    俞旭惊了一下,暗想,这是什么巧克力啊!

    嘴里立刻条件反射般地应了一声好,他迅速站了起来,推开椅子就去拿衣服走人。画面上,那穿着的光鲜亮丽的大神级游戏人物,被人砍的一身是血,他也没管!

    其它兄弟也是如此,或多或少地受到了容凌的威胁。容凌这心里,有点显摆地得意——那是觉得自家儿子真是挺棒,也有那么点小小的嫉妒——觉得自己和这一帮兄弟被儿子给一视同仁了,总之,心情很复杂。

    几个大男人看着那小小的一颗巧克力球,脸上忍不住挂上了黑线,这便是大哥十万火急把他们给招了过来的东东?!左看右看、上看下看,不还只是巧克力吗?!

    不过,东西虽小,却藏不住那巨大的威力。容凌把事情这么一说,这小小的巧克力球立刻在大家的眼中显现地不同寻常起来了!

    这可是小家伙对叔叔们的一番心意!你瞧瞧,小家伙只给了老爸、老妈,还有他们几个叔叔,别人能有这殊荣吗?!小孩子可是最贪嘴的,从他们嘴下留出食物来,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没的说的,大家很是享受地干掉了那一颗小小的巧克力球,并且不约而同的,几个兄弟都把那个巧克力牌子给记了下来,打算用最快的速度从H国运一批这个东东过来!授之以桃、报之以李,当叔叔的,总不能对小侄子太吝啬了!

    此后,在容凌和几个叔叔的运作下,小家伙收到了近乎一大卡车的这种牌子巧克力,这自然是后话了!

    “小六不在这儿,这剩下的一颗怎么办?!”俞旭舔了舔香甜的嘴角,冲着那仅剩的一颗虎视眈眈。这若是多吃了一颗,不就显得他很是分量不同了嘛!

    “要不,我帮她解决了吧?!”俞旭很是“好心”地如此提议,却立刻被容凌给踹了一脚!

    “我儿子送出去的东西,你敢贪?!”容凌冷哼,直接盖上了盖。

    “是啊,是啊!”姚飞迁在那边不怀好意地嘿嘿笑:“小心小六一枪毙了你!”

    俞旭也是想到了小六的暴力,立刻把眼馋的视线收了收,问:“那这颗怎么办?!”

    “给她空运过去!”容凌淡淡地来了一声,仿佛这决议轻松地就像扔了一根羽毛似的。可是小六是在越南啊,不是说空运就能空运过去的。飞过越南边界,再穿过热带雨林,期间还得提防着地面武装部队的袭击,哪怕空投了,也得提防敌对势力炮弹轰击。这一颗小小的巧克力球,价值都快赶上一批军火了!

    不过,谁让这是唯一的小侄子送的呢!估计小六接到这礼物,也是会很兴奋的!

    几个男人面面相觑,不由失笑!这可真是大手笔了!原来,他们的大哥闷骚起来,也是根本就不落人后的!

    “嘿,我可爱的小佑佑呢!”俞旭找起了小家伙。这吃了人的,总得好好回报的嘛!

    “在书房呢,他妈咪盯着他学习呢!”容凌回他。

    “快出来,快出来,学什么习啊,叔叔们都来看他了,他可不能躲起来!”俞旭叫了起来。

    “那你去叫他吧!”

    俞旭立刻带着笑,长腿一抬,去找小家伙去了。

    兄弟几个则纷纷落座,看着容凌的眼神,就有点羡慕了。这样一个好儿子,谁不想要啊!这几个都没结婚的男人,这一刻都有了去找个女人结婚,好生个娃玩的冲动!不过,很快,几人都自制力过人地把这冲动给压下了。

    “明天晚上,哥几个到我那里吃顿便饭吧!”枭况开了口:“这春节马上就过去了,哥几个难得得闲,人还到得算齐,就聚一聚吧,也不招什么外人了!”

    几人只略想了一下,都答应了!这是他们兄弟几个的过节,是该专门过一过的,啥也不图,只为了这一份比亲兄弟还要亲的兄弟情!

    “啊真要下厨?!”容凌猛地问。

    枭况冷脸一缓,笑着点了点头。提起他老婆,这个男人就很难冰冷!

    “那让梦梦过去帮忙吧!多个人,啊真也能轻松一点。”容凌这不是请求,而是打招呼:“明早,我就让梦梦带佑佑过去,也好帮啊真买个菜什么的。她们两个女人,再带个孩子,凑在一起,也能热闹一些!”

    枭况只微微一愣,立刻轻快地回道:“好啊,求之不得呢!”

    同时,包括枭况在内的几个兄弟都知道,林梦已经被容凌化为“内人”了!

    小佑佑是被俞旭抱着过来了,林梦则跟在后头。容凌和林梦提了这事,林梦没多想,立刻就答应了。没看到啊真过来,林梦就问了一下枭况,才知道今天啊真出去采购去了,跑了挺多路,有点累到了。这外面天气寒冷,她那条动过手术的老寒腿经不起这么折腾,所以被枭况劝着留家了。

    “啊况可真疼他老婆!”林梦背着枭况,偷偷笑着对容凌说。

    容凌只淡淡地回了一句:“应该的!”

    林梦歪了歪头,睁着一双漂亮的水眸,略略有点好奇地看着容凌,不解这份“应该”是“老公本该疼爱老婆呢”,还是一些别的原因!

    “待会儿床上说去!”他似乎有些答非所问。

    “哈?!”她愣了一下,越发糊涂了。等对上他略略灼热的眼,才算反应了过来。

    这个男人!

    她羞得立刻撇过了头,赶紧走开,找儿子去了!

    那边小家伙被几个帅叔叔围着,就像个小王子似的。几个叔叔大方地说要包红包,这可是哥几个头一次给侄子压岁钱呢,虽然迟了一点,但还好不是太晚!这数目小的,他们也拿不出手,可是身上呢,也没那么多现金,他们购物什么的,那是向来刷卡的,所以个个掏出支票簿,打算直接给小家伙签支票。

    财大气粗也不是这么显摆啊!

    林梦失笑了!本想拦下,可是转念一下,又没真的这么做。从小到大,她收到过的红包,有限地可怜。虽然有些亲戚,但大多和她有隔阂,毕竟,她不是林家正经的女儿。这红包的讲究什么的,她也懂得不太多。怕自己鲁莽坏事,所以,她转身去找了容凌。这种人情世故,这个男人肯定懂得比她多。

    “没事,都收下就是了,这是他们的心意。”容凌很是随意地回道:“等他们将来有了孩子,我们也是要这么给的!”

    林梦砸了咂舌。

    不过——

    “将来”?!

    这个字眼让她觉得莫名地甜蜜!

(古默现代言情小说《豪门小老婆》已经更新到新婚小夫妻似的,请Ctrl+D收藏本站www.haomenxiaolaopo.net方便下次阅读)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