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您当前的位置 : 临海新闻网 >> 人文 >> 历史风情
字号:    [打印]

城隍山 城隍庙

作者:  来源:临海新闻网  时间:2021-10-18

  缘起厚强兄弟安排的桃渚访古游,让我有了再次亲近故乡的机会。

  故乡是临海市一个不知名的小村落,名字叫中城。位于临海市最东边,距东海约10公里。村子小,就算去百度、谷歌查找,你能查到的无非就是一个属于临海市的村名,简单得让人怀疑没有过往。

  据爷爷辈的老人聊天时说,老家与上盘的“旧城”村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查了诸许材料,获得一说:明朝初期,日本战败的流浪武士和贪婪商人、渔民组成的海盗群体,经常来我东南沿海抢掠,被老百姓称为倭寇。

  洪武二十年,官府诏谕兵部,修筑健跳、桃渚二城,以防倭寇进犯。这最早的城一就在现上盘镇新城村的城里山山麓——俗称“下旧城”,现还能找到其遗址。不知是因为下旧城不足以抗拒倭寇还是需要第二道防线、第三道进行加强,永乐与洪熙年间,又修筑了中旧城和上旧城。

  故乡就处于是这上下旧城的中轴——中旧城。在《桃渚千户所迁城记》中能找到的记载,中旧城当年是一座孤城,饱受风蚀浪击。《明实录》亦留倭寇侵城、焚劫一空的悲惨局面。回想小时听爷爷这个老渔民讲过往,提起倭寇海匪的惧怕和义愤填膺,看来这匪患长久矣!现国力渐强,物丰民安,“倭寇”两字只留史书,此等景象,必是祖辈翘首以待之梦想。

  城墙起点为城隍山,现仍留城基。山上有一庙,名城隍庙。庙虽小,却是各路神仙齐聚之地。大殿驻佛,小殿供神。殿前最开阔的场地由青石板铺成,摆放香炉烛台笑纳四方心意。

  佛殿里很是热闹。神仙们穿着五彩斑斓的服装,按大小尊卑各就其位。有慈眉善目的观世音菩萨,也有面目可憎的四大天王。个个服饰鲜亮,身高八尺,伟岸得很。装饰的经幡也着实豪华。对比当时的青布蓝衫土黄褂,这经幡绫罗打底,红绿堆砌,金光闪烁,莲瓣重重,仿佛要把所有的美好都描绘在这经幡上。就连黄泥涂抹的石头墙,也描金绘彩,色彩靓丽。匠人们尽其所能,再现天堂之美妙,地狱之可怕,用最直观的画面,劝人向善。

  另一殿却简朴的很,墙算是黄泥墙,涂的黄泥却是有一搭没一搭的,给人感觉这黄泥像是隔壁用剩没处安放才涂到这的。北面的墙体,黄泥是用来堵洞的,基本还保持着石头墙的原样。

  乡亲们把两个殿打扫得都很是干净,两个殿的蜡烛油也都流淌得厚厚的。神仙吃素,土地爷吃荤,各行其道。神仙的道行太深,修仙太难,老百姓的心里,可能更想过这有烟火味的生活。所以,富丽堂皇的那殿供奉的是水果糕点、鲜花清水。这土佬佬的庙里不供则已,一旦献上,就是鱼肉豆腐、三牲五畜。看来,这地方官倘若能解一方之难,保一方平安,更能得当地百姓之心,比法力无边的各路大神更受欢迎。

  当年科学蒙昧而民风淳朴,一年的收成幸福除了双手苦干,全靠老天赏赐。因此每逢初一、十五,必是城隍老爷开门迎客之时。来自周遭村落的老太太、大婶们提着香火蜡烛、携孙带儿去城隍庙祈福。若遇连续不断的雨水或滴水不下,城隍庙更是断不了烟火袅袅、梵音阵阵。开渔季节、休渔回来,城隍庙也是极其热闹的。祈求神仙、城隍老爷鼎力保平安、保丰收的;抬着三牲披红挂绿感谢城隍老爷的;还有觉得自己上次对各路神仙心不够诚,罚油几斤,此次来向各路神仙赔礼道歉的;求子的;驱病的……一拨走了一拨来。

  看着一个个来的人举着香烛、合掌跪拜时虔诚的样子,让我对这里的各路神仙心生敬意,又不免为他们着急,东家婶婶明天晒谷,需要天晴。西家嫂嫂明天种菜,求下一场透雨,这么为难的事,不知道最后该遂了谁?

  小时我虽惧怕城隍庙里的石雕泥塑,但我祖母是极信佛的,出门总带着我们兄妹。不知是因为爷爷常年在海上漂泊,还是觉得生存必须靠天的原因,于是,我去城隍庙也是极多的。怕归怕,经过大门口时,眼睛不瞅哼哈二将四大门神,溜得比谁都快,他也拿你没辙。

  当然能得我们孩童们欢心的,是各路神仙的故事。碰上会讲故事的,那八仙过海,何仙姑巧降及时雨,观世音变老奶奶,怒斩小白龙,冬瓜山与西瓜山的故事……都成为我们童年时上天拜佛、入海擒龙的时光隧道。为民造福的小白龙,从另一个人嘴里出来,又有了一段爱上本地勤劳姑娘的凄美故事。被团团圆圆的,被斩腰刨麟的,失去法力,变成普通百姓的……每个大人讲的版本,编织进了自己的厌恶喜好以及美好愿望。

  吸引我们往山上跑的,还有城隍山上的仙人脚印。那足印清晰可见,弧度与常人无异,但大小非凡人可比,据说远古时代有仙人在城隍山上停驻歇脚,与大小神仙相谈甚欢,未觉天色将晓。鸡鸣惊醒时,着力一蹬,留下脚印几个,传说几许。小伙伴们经常把脚放进去比划,在大人的版本上,还比划出海阔天空富有童趣的山海经。

  村里没有一个地方胜过城隍山有意思。那时大人们忙着做事,还因佛前要保持清净的缘故,不再有平时那动不动的厉声呵斥。孩子们拜过佛后,只要求你不在他跟前转悠。让你在殿前殿后玩时,往往还会给孩子塞个自制的玩意儿,嘱咐走得远点,免得冲了自己佛前的大事。

  于是,孩童们你捏一个竹哨,他拿一个陀螺,离大殿远远的。如果几个带着竹节人,就更好玩了。凑在一起,互相交换着玩、组队玩、赛着玩、编故事玩。那时间,过得极快,虽不会说“日月如梭,光阴似箭”这等文绉绉的词句,但只记得太阳刚出来就到中天了,刚吃完午饭就黄昏了。

  城隍山不高,又极其平坦,山上几乎不长树木。大人们只要说声:“只能在山上玩哦!”就好似给我们这群野孩子用金箍棒画个极大的圈,就可以放羊似的在山前山后疯玩。偷偷带团泥巴(佛前必须净手才可以磕拜的),捏个小碗,手一扬,用力一砸,砸出的碗边倘若比别人的都大,那声音,那架势,那得意劲,是四大天王都无法比拟的。带个木头削的陀螺,一根放羊娃的鞭子,那呼呼作响的鞭音,那欢乐旋转的“足尖舞”,不知牵绊住多少羡慕的眼神。

  就算什么也没带,找那肉片肥厚、开着黄色小花的瓦松;红秆绿叶、粉妆玉砌的马齿苋锦修建后花园;拔一棵秋天嚼起来酸甜可口的“酸老酒”,给淡而无味的味蕾补充营养;捡拾一堆一下雨就涨得满满的“黑木耳”——地衣,找个蚌壳,学着大人的模样卖草糊冻;和那披着七彩麟甲的山地蜥蜴捉迷藏;如果捡到的碎瓦片——那用处可大哩。在岩石上画棋盘,画跳格子,画花画草画树画故事;若能遇到乡民在岩石上晒番薯丝干,你还可以把肚子塞得鼓鼓的……城隍山,对我们这群孩子可从来没有吝啬过,也从没有让我们在山上的日子单调过。

  这群满山乱跑的“牛羊”,跑得再远,心里也总记挂着每次拜完佛,念完经后,那沾了佛气的小饼干、炊糕。运气爆棚时,可能分到手里的是一颗桂圆干、红枣、硬糖。不要笑话我们,这些可是那个年代大人们不常买的零食呦,平常只能过年才有机会沾手呢!心思细腻的,估摸赶在烛火将尽,那敲打碰铃、阿弥陀佛的声音也显得有气无力前,赶到厅前候着。那分到手的一片带着清凉味的炊糕,一颗甜到心里的桂圆干,一块糯糯香香的方糕,会让你觉得就算这大半天都坐在殿里,听那模糊不清、催人昏昏越睡的“南无阿弥陀佛”也是完全值得的。

  故乡的城隍山,随着岁月的增长,从孩提时眼里的山变成了成年后眼中的丘。城隍山上的城隍庙,不知又经历了多少次的修葺。每逢正月初一,母亲总和父亲一起去那里上新年的第一柱香。回来会跟我们念叨又碰到了谁和谁。谁家的老人去了,谁家的儿子娶了新媳妇,谁家的长寿面分到了我们家。除了儿时走得较亲近的几户,大部分的名字和人,我已经对不上号了。小时的玩伴,随着初中后的外出求学,只留下曾经的绰号。但祖母牵着我们兄妹到城隍庙拜佛诵经的场景,却历历在目。那开光过的糕点,那甜甜的桂圆味,是如今橱窗里的奶油蛋糕、一整碗糖水桂圆都无法比拟的味道。

  我知道,我的祖辈、父辈的人生,乃至我和哥哥姐姐的童年,与这座城隍山下的小村落,紧紧地融合在一起。甚至我坚信,在娘胎里喝的水,早已渗透在我的肌肤血液里。在我重温乡情时,舒张了我的每一个毛孔,温暖了每一寸肌肤,鲜活了曾经每一副面孔。

  今夜,就让我静静地回想,回想故乡的城隍山,城隍庙里祖母诵经的模样。


分享到:
 相关新闻:
 
 微信公众号
  临海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临海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网站律师
临海市新闻网络中心主办 | 浙新办[2006]31号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6 | 浙ICP备06040867号 | 法律顾问:浙江全力律师事务所 李宏伟
临海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联系方式:电话:0576-89366753 电子邮箱:lhswgb@126.com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