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怜 作品

第265章 265你猜

    即使不睡在一起,那么最起码也得住在一起吧。

    就林萧潇和周蓦然这种结婚模式,林松一个游戏花丛的人都表示实在是看不懂诶。

    周蓦然幽深的眼眸看了一眼远处漆黑的夜色和斑驳的灯光,悠悠的道。

    “既然不知道怎么说?那就别说了,我和林潇潇的事,外人是不会懂的?”

    说着,将手中的汽水扔给了一脸无语的林松。

    林松默默的接过那瓶汽水,打开盖子,一口气喝了半瓶。

    “唉,别说,这味道,还真不错!”

    好像心里的怒火全都被这瓶汽水给浇灭了,头脑也变得清醒了。

    对呀,人家两口子的事,好像不是他能掺和的。

    如果自己有一天也结婚了,也不希望外人掺和到他们的婚姻里。

    见林松脸上的怒火似乎没之前那么旺盛了,周蓦然抬脚就往外走,张子浩默默的跟在他身后,全程就当个路人甲。

    林松跟在身后,抬眼看了看一眼楼上安安静静的,没有人看下来,也没有人下来挽留他们。

    心里叹了一口气,也不由得跟着周蓦然往外走。

    两人来到各自的车前,林松打开车门,快要上车的时候,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来。

    对同样快要上车的周蓦然吼道。

    “对了,小爷很好奇,那天晚上对你下药的女人是谁呀?”

    既然他和林潇潇早就结婚了,那么肯定是其他女人对周蓦然下药了。

    对自己的老公还用得着下药吗?

    这段时间,依照他对林潇潇的了解,那么清高,那么冷静,绝对不会想着下药去睡了一个男人。

    所以他就很好奇,到底是谁想睡了周蓦然。

    张子浩:“……”这那么明显,还要问吗?肯定是林潇潇了。

    只是这段时间表现好了而已。

    周蓦然上车的动作顿时停下,幽黑的眼眸看了一眼远处深邃的夜晚,淡淡的开口。

    “你猜?”

    林松吹了一声口哨,很肯定的道。

    “唉,这还用猜吗?肯定不是林潇潇。”

    如果林潇潇睡自己的老公还要下药的话,今天晚上周蓦然还能全身而退吗?

    事实是,人家都不鸟你,吃过烧烤,立马让你自己滚了。

    可见结了婚的男人,也是可悲啊,吃完烧烤还得滚回自己的地方去睡,一个人冷冰冰的,漫漫长夜呀!

    没想到婚姻这么恐怖啊!还好他一直没打算结婚的。

    听了林松的话,周蓦然只是淡淡的一笑,轻轻的回了一句。

    “也许吧!”

    然后就动作迅速的钻进车里,示意张子浩开车,低调奢华的车子在原地拐了一个弯,快速的驶入夜色中。

    只留下林松一人站在那里盯着周蓦然的车尾灯,直到看不见了,才收回目光。

    口中喃喃自语。

    “啊,那到底是谁给你下的药啊?你他妈还没说呢。”

    林松决定了,要是下次再有人给周蓦然下药,他绝对会先问出那个下药的人是谁?

    不然鬼才懒得救他。

    又或者,林松暗搓搓的想。

    到时候直接把他扔给林潇潇不就好了吗?

    唉,要怪就怪周蓦然这小子口风太紧,要是他早说林潇潇是自己的老婆,没准他重要的那天晚上他就把他推给林潇潇了。

    现在自己的这位兄弟也不用苦逼的回去睡冷被窝。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这几天里林潇潇忙着在医院和超市两头跑可谓照顾老人和照顾生意两不误呀超市的生意随着广告和知名度的打开也一天比一天好起来啦。

    生意最好的时候,一天竟然能卖六七千块钱,这倒是出乎林潇潇的意料了。

    “没想到小本生意也能赚大钱,说的就是这种了吧?”

    好在,林潇潇并没有沉浸在这种喜悦之中,而是更加用心的投入到生意中去,这一转眼就过了一个星期。

    刘远花在医院里已经修养的差不多了,老是在医院里睡着,也是挺无聊的,老爹老娘早几天就闹着出院了,整奈何医院那边不允许。

    等到刘远花的伤口,彻底的结巴,再次,向林潇潇和周末然提出要出院回乡下修养时,医院已经问过周蓦然的意思,同意出院了。

    林潇潇一大早的就和周蓦然开着车子,给刘远花办了出院手术。

    一家四口上了车子,林潇潇转身对自己的老父亲老母亲开口。

    “咱们呢先去我开的杂货铺那边住几天,顺便让你们二老看看女儿的生活环境,周蓦然呢下午还要开会,工作忙得很可能,不一定能够天天陪着我们吗?爹,娘,你们就不要见怪啊!”

    林潇潇说这话的时候,周蓦然就坐在驾驶座位上,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心里暗自腹诽。

    “这个小狐狸,提前就把他踢出了他们的生活圈子,说什么工作忙?全是借口,一他下午哪有什么会呀?就只有一个接待上级领导的参观团任务,大概去走一圈过场就完事了。她这么说,无非是想这几天不要让他出现了。”

    还说他工作很忙,不一定能够天天陪着他们。

    他一个凤城的书记,难道还不能有一点自由啦?

    当然,腹诽归腹诽,毕竟男人的修养和沉稳摆在那里,周蓦然只是目光沉沉的看了一眼旁边的小狐狸,就启动车子朝着凤城一中学府路六号开去。

    而林还和刘远花毕竟是老实人,住院这段时间呢,隐隐约约也听说过自家女婿在凤城是一个当大官的,肯定有很多事情要忙,哪能天天陪着两个乡下老农民呀。

    就算自己是周蓦然的岳父岳母,林还也不认为自己有这么大的脸面,要让一个大官天天陪着自己。

    自己的女儿原本就是高嫁啊!他们到凤城住院的这段时间,周蓦然已经抽出很多时间来陪他们,照看他们了。

    林还自认为周蓦然这个女婿已经很完美了,毫无挑剔了,现在听说对方工作忙,哪还能耽搁对方呢?

    “哎呦,蓦然,工作忙就去忙吧,反正我和你娘在城里也住不惯,明儿一早我们就准备回乡下去了,今天就让潇潇先陪着我们吧。”

    说着,老人家还露出了一个腼腆憨厚的笑容,林潇潇满意极了。

    她老爹说这话太给力了!
百度